清晨散记

2019年1月27日 14:16:34 霾

凌晨五点,9楼的窗口。

这次我不是加班未眠,而是刚刚清醒。

忽然发现,已经许久未在这样的时间,以这样的视角,好好看看这座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。

年关将近,母亲却因膝关节手术,住进了医院。

医院虽然有护工,但是到了晚上,护工就给行动不便的病人套了纸尿裤,便自行去睡觉了,要等到第二日早上才来。

同病房的老太太每日早上起来都埋怨后背都是湿的。

平日里稍有洁癖的母亲宁愿不吃不喝,也不要经历这样的对待。

于是,我每晚便陪在她身边,以便扶着她去卫生间。

夜色依然很浓,吞噬了远近的建筑。

迎接新年的红灯笼在路灯上、大门上,夹杂着交通灯的红绿闪动,使马路上显得不那么清冷。

侧面办公楼落地窗的房间还亮着一间,便犹如空中楼阁一般,有些许的迷幻效果。

不知道这是不是又一个通宵加班的人。

想来,我彻底告别这种晨昏颠倒的日子有一年多了。内因外因,促成了我目前的下岗状态。而偏偏去年下半年家里状况不断,真是有时间的时候,兜里没有钱。

现在理解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:

自由就是,你需要选择的时候,还可以有选择。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