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晨散记

2019年1月27日 14:16:34 霾

凌晨五点,9楼的窗口。

这次我不是加班未眠,而是刚刚清醒。

忽然发现,已经许久未在这样的时间,以这样的视角,好好看看这座生活了几十年的城市。

年关将近,母亲却因膝关节手术,住进了医院。

医院虽然有护工,但是到了晚上,护工就给行动不便的病人套了纸尿裤,便自行去睡觉了,要等到第二日早上才来。

同病房的老太太每日早上起来都埋怨后背都是湿的。

平日里稍有洁癖的母亲宁愿不吃不喝,也不要经历这样的对待。

于是,我每晚便陪在她身边,以便扶着她去卫生间。

夜色依然很浓,吞噬了远近的建筑。

迎接新年的红灯笼在路灯上、大门上,夹杂着交通灯的红绿闪动,使马路上显得不那么清冷。

侧面办公楼落地窗的房间还亮着一间,便犹如空中楼阁一般,有些许的迷幻效果。

不知道这是不是又一个通宵加班的人。

想来,我彻底告别这种晨昏颠倒的日子有一年多了。内因外因,促成了我目前的下岗状态。而偏偏去年下半年家里状况不断,真是有时间的时候,兜里没有钱。

现在理解最深刻的一句话就是:

自由就是,你需要选择的时候,还可以有选择。

收藏夹

论坛关闭了,一些好文没地方转,就放在这里。
…阅读全文…

童言无忌

朋友家的娃想养只狗。
朋友:那小狗如果拉屎了,你会去收拾吗?
娃:我不管。
朋友:那你还是不够爱它,你看你小时候吃喝拉撒都是我管的。
娃思考了一下,说:幸亏我以后是当爸爸,只要做早饭和上班就好了。

后记:
关于做早饭,是因为:早上送娃上学和做早饭二选一。

如果有来生,请还记得我

上周,或是上上周,这几年来我去游泳时一直用的挂锁,被我遗忘在游泳馆。

而等我次日去询问,也并没有人拾【锁】不昧。我心底那些许对失而复得惊喜的憧憬,也随之破灭。

实际上,这五年来我每次都是先把锁收好,同时在走的时候,还要再确认一下更衣柜有没有落东西。

但是,那天,我这两样都没做。

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尽了。

…阅读全文…

还活着

有人投诉说我最新的文章居然是四月的。

还真是。

我连朋友圈都不经常更新,更别说网站了,2333333333

像我这样的“自由职业者”,经常就是在忙死和闲死两极切换。忙死自然顾不上写;闲死的时候,好不容易可以摆脱IDE和代码,自然又懒得写了。

特别是,手贱地升级了MAC OS以后,我的作图神器FW没法用了,而PS死活用不惯,所以,插图什么的没法做……

可能等我习惯了用Sketch或者重拾AI之后吧。

╮(╯▽╰)╭

其实也想写写忙乱中的一些心得,但是又觉得没有什么重点。而有的时候又觉得想写的东西,已经过时了。。。。。。

这就是搞IT的悲哀,永远跟不上时代。

云,图

2016年4月17日 看!棉花糖在飞!

4月是个奇怪的季节,屋子里比外面冷,特别是一层。

星期日的温榆河两岸, 全都是踏青的人搭起的帐篷,还有野餐的座椅,比平日热闹不知多少。

风虽大,但是太阳晒得人暖暖的,走起来温度适宜。

天不再是孤单的,大片大片的云,随风聚散。

2016041723

O_O

…阅读全文…

温榆漫步

2016年4月7日 大风越紧,我心越荡

在我决定定居在这里的时候,温榆河还是一条微微泛着臭气的河流。

在缺水的北京,河流是很珍贵的,但是又往往是被怠慢的。

河岸边曾经是高尔夫球场,后来荒废了,终于在近年,因为北京市政府的搬迁计划,这条河被重视起来。而荒废的球场,也变成了公园。、

最近,一到明媚的周末,岸边都是来踏青的游人和帐篷。

2016040701

1

…阅读全文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