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有来生,请还记得我

上周,或是上上周,这几年来我去游泳时一直用的挂锁,被我遗忘在游泳馆。

而等我次日去询问,也并没有人拾【锁】不昧。我心底那些许对失而复得惊喜的憧憬,也随之破灭。

实际上,这五年来我每次都是先把锁收好,同时在走的时候,还要再确认一下更衣柜有没有落东西。

但是,那天,我这两样都没做。

我想这就是我们的缘分尽了。

…阅读全文…

满月

到新公司一个月了。

公司搬到了大厦的23层。桌子不算大,但是还可以摆些小东西。

一个月之前买的小花终于正式上岗了,只是买花的时候也忘了问它的名字。干脆就叫“小绿”吧。

…阅读全文…

物质还是精神

2012年3月23日 大风起,云飞扬

今儿风确实大。

中午去兴隆街吃饭,看到一家店的钢化玻璃门碎裂了一地,玻璃渣子散落着,映着温暖的阳光,让我有点儿想捡回家去的冲动。

兴隆街是南北走向的,北边是拆迁的荒地,大风一马平川地吹进街巷里,一会儿推着人往前,一会儿又一百八十度调转。

…阅读全文…

春寒

2012年3月19日 阴,寒

暖气刚停,白豆包就开始在我的床头逡巡,瞪着大眼睛望着我,然后钻到了毯子下面。

但是,这个神经质的家伙总是疑神疑鬼,呆了一下下,就又跑掉了。

…阅读全文…

晴雪映日

2012年3月18日 晴

【春雪】

–韩愈–

“新年都未有芳华,二月初惊见草芽。
白雪却嫌春色晚,故穿庭树作飞花。”

…阅读全文…

在路上

2011年8月26日 15:04:33 雷雨,拥堵的帝都

今儿和平时一个点儿出了门,头顶传来隆隆雷声,但是没有雨。

车行到管庄的时候,雨开始下了起来,路也开始堵。

这两个多月,天天走这条路上班,偶尔有些堵,也能在40分钟左右就可以到达公司。

今天,这短短10公里的路,却走了将近两个小时,下车的时候,我直接去超市买了午饭。

同事说,他来的时间正是雨最大的时候,路面积水已经到了小腿肚,他的鞋现在还在卫生间晾着。

雨,我在路上

雨,我在路上


…阅读全文…

纪念超级玛莉

2011年7月31日 16:42:40 半晴,割草机在唱歌

可怜的超级玛莉,在我的殷殷期望和同事的“诅咒”中死去了。

当初,我问了花农好几次,得到了他肯定的答案——很好养,放在办公室没问题——我才把它买了回来。

…阅读全文…